俏如来可all 本命莫莫小狐狸 莫泷 意绮 罗黄 苍翠 袭苍 草如 杏默杏

累 心累 求教怎么把一个钻进牛角尖的人拔出来

【草如】《酸辣粉》 写个爱撒娇的如月影

如果让别人对如月影进行描述,那得到的大概都是误入凡尘不食人间烟火只喝晨露的仙人之类的神乎其神的形容。对此,天草二十六当然持反对意见。“啊拜托嘞,那个神棍?不食人间烟火?只喝露水?那现在是怎样啊?”天草二十六双臂环胸,下巴朝着端坐在饭桌前眼神晶亮得望着厨房的如月影抬了抬,“啧,我说如月啊,你就算把厨房的白瓷砖都看得害羞成了粉红色,我也不会同意今天给你做酸辣粉吃的。”

 

如月影颤了颤修长得能挂住斜阳的睫毛,慢慢收拢了些眉间,靠着椅背蜷成了一团,周身飘满了“小草不听话我很失望现在我要一个人团成一颗球将我被伤害得有了棱角的老心脏好好圆润下”的弹幕,瞬间让天草全身与地板又一次进行了360度的日常友好问候。

 

认识天草的都知道,平常一放荡不羁,啊不是,是英俊洒脱的小伙儿在他伴侣面前简直是一活脱脱奴隶。但不是如月影怎么折腾他,而是他自己上赶着屁颠屁颠得求调教啊。用天草的话说,就是我家如月依赖我啊必须得靠着我,不然他就像是离了水的鱼,会脱水死了了的。每每听到这句,知情人都会默默吐槽,到底谁是水,谁是鱼,天草你真的知道吗→_→

 

如月影喜欢白色。于是,天草在中二时期还把自己的棕色毛染成过白色,继而让同处于中二时期的同学们为他操碎了心。什么为情所困悲痛欲绝,什么一夜白头生无可恋。天草只顶了一天的白毛就因为如月影的一句“虽然白头发也很配小草但是我还是更喜欢小草自己棕色的头发呢”而夭折了。天草到现在偶尔想起都还奇怪,同学们在他换回头发的第二天为什么都一副欣慰的表情对着他。

 

这么看来,如月影的话对于天草来说那就好比圣旨,让他往东,他绝不会往上中下南西北。表示拒绝的词会在天草口中出现的几率相当于袭灭天来不给一步莲华找麻烦、翠山行不用每天喊苍起床……咳,扯远了。现在的情形是,这个概率几乎为零的情况就是出现了,倒是该恭喜天草,打破了自己的纪录。事情的起因,还得回到一星期前,天草被依达拉到外省借着名为踏春,实际是为自己追妹纸壮胆这一出说起。

 

如果天草知道在他离开了如月影6个小时又38分钟的这段时间里,那位自己含在嘴里都怕化了亲亲宝贝进了医院,那即使依达答应给他十只如月喜欢的小黄鸭他也绝对不会去的。

但这世界上从来没有早知道,也只有小说会出现重生这戏码。

 

于是,当天草二十六捧着一堆橡胶制的小黄鸭回到寂静的屋子时他慌了神。冰箱上面没有找到如月影的留言便利贴,茶几上没有,床头柜上也没有,白花花的地板上更是没有。一堆小黄鸭杂乱散在摊坐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天草身边,真是颓废至极的情景。刚好见证这催人泪下一幕的送如月影医院挂好点滴回来的袭灭天来之后常常在天草面前提起,使天草恨不得让他有多远就飞多远。

 

天草是如一头小豹子急速冲向如月影,狠狠将还未站稳的如月搂进自己怀里。

 

“……小草?”如月影眨了眨眼睛,随即抚摸上天草的背,一下又一下,温柔又缱绻。

 

“……你去哪里了?都没有留便条……”天草埋首在如月影的脖颈里,晃了晃他的身子,半撒娇半埋怨着,“我还以为你又像上次那样……”

 

……不告而别……

 

如月影侧脸亲了亲天草:“我急性肠胃炎,刚在医院挂好点滴……”

 

“那现在呢,还痛吗?”天草揉了揉如月影的肚子。

 

如月影双手一环天草的脖子,腿一蹬,勾住天草腰际,整个人树袋熊似的挂在天草身上:“不痛了,就是有点困,想睡觉……小草抱我进房间。”

 

“嗯。”天草一托如月影的臀部,颠了颠往卧室快步走去。

 

……喂,我还在这里啊?你们不招待下我吗?算了,改天再来要谢礼,瞧你们这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啧。袭灭天来抽了抽嘴角,转身关上大门回家。

 

如月影拉住替他换好睡衣,盖好被子就要转身离开的天草,从被子里偷偷伸出脚丫晃了晃。

 

“别闹,乖,睡觉。”天草抓住不乖的脚丫子,塞回被子里。

 

“一起。”如月影踢开被子。

 

天草默默拉过来盖好。

 

如月影继续踢。

 

天草继续盖。

 

……

 

来回4,5次,天草怕如月影还没恢复好又把自己折腾病了,就依了如月影的意思钻进了被窝。

 

如月影埋进天草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着,天草有规律得轻拍如月影的背部,让他能更快入睡。

 

“小草……”胸膛处传来如月影闷闷的声音,“对不起,我不应该贪吃……”

 

天草沉默了许久:“对不起,我不应该出去那么久还不给你打电话……连你生病都不知道……”

 

“但是那家酸辣粉真的好好吃。”如月影忽得抬起头,眸子放光得看着天草。反省不过3秒。

 

天草叹了口气:“下次我做给你吃。”

 

“嗯。”如月影弯了弯眼睛趴了下去。

 

天草就着环住如月影的姿势闭上眼休息了。

 

一室温馨。

 

除了客厅里摊在地上的小黄鸭们。


【草如】日常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๑• . •๑)
想到什么就记些什么

        如果让别人对如月影进行描述,那得到的大概都是误入凡尘不食人间烟火只喝晨露的仙人之类的神乎其神的形容。对此,天草二十六当然持反对意见。“啊拜托嘞,那个神棍?不食人间烟火?只喝露水?那现在是怎样啊?”天草二十六双臂环胸,下巴朝着端坐在饭桌前眼神晶亮得望着厨房的如月影抬了抬,“啧,我说如月啊,你就算把厨房的白瓷砖都看得害羞成了粉红色,我也不会同意的。”

         如月影颤了颤修长得能挂住斜阳的睫毛,慢慢收拢了些眉间,靠着椅背蜷成了一团,周身飘满了“小草不听话我很失望现在我要一个人团成一颗球将我被伤害得有了棱角的老心脏好好圆润下”的弹幕,瞬间让天草全身与地板又一次进行了360度的日常友好问候。

        认识天草的都知道,平常一放荡不羁,啊不是,是英俊洒脱的小伙儿在他伴侣面前简直是一活脱脱奴隶。但不是如月影怎么折腾他,而是他自己上赶着屁颠屁颠得求调教啊。用天草的话说,就是我家如月依赖我啊必须得靠着我,不然他就像是离了水的鱼,会脱水死了了的。每每听到这句,知情人都会默默吐槽,到底谁是水,谁是鱼,天草你真的知道吗→_→

         如月影喜欢白色。于是,天草在中二时期还把自己的棕色毛染成过白色,继而让同处于中二时期的同学们为他操碎了心。什么为情所困悲痛欲绝,什么一夜白头生无可恋。天草只顶了一天的白毛就因为如月影的一句“虽然白头发也很配小草但是我还是更喜欢小草自己棕色的头发呢”而夭折了。天草到现在偶尔想起都还奇怪,同学们在他换回头发的第二天为什么都一副欣慰的表情对着他。

大家没有觉得四俏身上的糖豆可萌可萌了?随时补充能量 还是巧克力味的呢

墨邪22
精忠依旧只露了几分钟 不够舔
尸琴被拆好伤心
怪不得畸眼族那孩子的偶这么好看
提到魔伶 又要上涨我的俏伶股了
狷魑狂的眼睛仰视着看跟师相的好像啊

就只有这一刻,做爹亲的儿子,别做天下人的俏如来。